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1章 屈辱
  “哈哈,這是傻子還真來了。”

  “親愛的,今天可是你的生日,這個禮物你還喜歡嗎?”

  在郊外一處古宅門前,秦昊看著麵前的這個女人,拳頭緊握,心中的憋屈與憤怒達到了頂點!

  就在五天前,秦父被人下套,結果傾盡所有買下的唐三彩,卻是個贗品,氣血攻心之下,當場倒地。

  好在搶救及時,命算是保住了,但那天價手術費,讓原本還算小資的秦家,瞬間倒閉,甚至就連家裏傳承百年的聚寶齋都被下套之人強取豪奪。

  一夜之間,以前還算個公子哥的秦昊,體會到了什麽叫人間冷暖。

  把能賣的都賣掉,能借的都借了一個遍,可父親的手術費,依舊差了五萬。

  於是秦昊,便想到了此刻麵前的這個女人。

  女人名叫方麗麗,是秦昊的大學同學,也是他的前女友。

  之所以是前女友,那是因為五天前,秦家倒下的時候,她就跟秦昊提出了分手,轉身就榜上了同是秦昊大學同學的許飛。

  許飛家裏也是做古董的,而且他們家跟秦昊家,也都認識。

  但最讓秦昊受不了的是,這一次父親有此遭遇,正是許飛的父親許楊誌下的套!

  這秦昊也都忍了,無奈之下,他昨天找到方麗麗,想找她借五萬塊錢,畢竟這些年,秦昊給她送的各種禮物,就算沒有十萬,也有八萬了。

  他還隻是單純的想借,可是她非但不借,反倒是受盡了她的嘲諷跟鄙夷,最後才告訴他,郊外的這個被廢棄,快要坍塌的古宅子裏,前段時間有人在這裏撿到了幾枚小錢。

  小錢,又被稱之為銅錢。

  不過銅錢在業內,又有小十珍一說,貴的能賣上上萬,甚至是幾十萬的價格。

  秦昊根本就沒有聽說這件事兒,甚至他心裏清楚,百分之九十可能是她杜撰出來的。

  可走投無路的他,想著來碰碰運氣。

  結果自己來這裏麵找了個遍,什麽都沒有,就在他想要離開的時候,卻被方麗麗帶著許飛一眾人堵在了裏麵,拿出手機拍照發朋友圈,看他的笑話。

  許飛聽到方麗麗的話,忍不住哈哈大笑,攬住她的柳腰,肆無忌憚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,滿臉的淫邪之色。

  “嗯,這個生日禮物是我這些年來收到過最好的,晚上回去好好犒勞犒勞你。”

  “討厭。”

  方麗麗雖然故作出一副嬌羞狀,但臉上卻是一點羞澀都沒有。

  “秦昊,說起來我還真得謝謝啊,要不是你跟麗麗在一起的這幾年,從來都沒有碰過她,我又怎麽能拿下她的一血呢?”

  “哈哈哈,你說你白白幫我養了幾年的媳婦兒,我該怎麽感謝你呢?”

  許飛說著,臉上滿是嘲諷,隨即從兜裏摸出一張卡在秦昊麵前晃了晃:“秦昊,再怎麽說,我們倆家也算是世交,你說你有困難,為什麽不直接找我呢?”

  “你不是缺五萬塊錢嗎?剛好,這卡裏正好有五萬,隻要你跪下來幫我把鞋子舔幹淨,這五萬就是你的了,怎麽樣?我這個朋友還是夠意思吧?”

  聽到這話,跟他們同行的幾人皆是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  那一聲聲嘲笑,宛若柄柄利刃,深深的插入秦昊的心。

  “五萬,就差五萬!”

  現在的他,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,平日裏並不太過在意的五萬塊,此刻卻是壓得他快要無法喘息!

  但為了父親,他咬著牙,雙眼猩紅的看著許飛,心有不甘。

  可是,他現在隻能豁出尊嚴來掙這最後的五萬塊錢!

  “當真?”

  “那是當然了,還等什麽?跪下來舔吧!”

  “好,我跪!”

  秦昊深吸口氣,走到許飛麵前,緊咬著牙,膝蓋一彎,就跪在了許飛的麵前。

  見到這一幕,許飛等人笑得更放肆了。

  秦昊的心,早已被屈辱填滿,可是為了父親,他隻能忍!

  “哈哈哈,秦昊,你以前不是很牛逼嗎?”

  “現在不也要跪在我麵前?”

  許飛放肆的大笑,心中出了口惡氣,眼神中布滿了嘲弄與譏諷。

  雖說倆家是世交,可他們許家,卻是依附秦家起家,而且平日裏許飛也是以秦昊為主,現在秦昊卻跪在自己麵前。

  這種感覺,對他而言,簡直比在沙漠中獲得一瓶水還要興奮。

  就在秦昊伸出手,想要去抓他腳時,許飛突然一腳重重的踹在他的胸膛,直接將他給踹倒在地,眼中滿是鄙夷。

  “媽的,老子的鞋你知道花了多少錢買的嗎?讓你舔,你還真舔啊?給老子的鞋舔髒了,就憑現在的你?賠得起嗎?”

  “嗡……”

  許飛的話,讓秦昊的腦子炸響,被氣得大腦陷入短暫的空白。

  這到底得有多麽禽獸的人,才能說出這樣的話?

  幫他舔鞋,竟還怕人把他的鞋子給舔髒了?

  試問,這還是一個人能夠說出來的話?

  秦昊被氣得渾身顫抖,但依舊難以置信的看著許飛問道:“你……你什麽意思?”

  “嗬嗬,什麽意思?”

  許飛不住大笑:“哈哈,秦昊啊秦昊,枉我以前還覺得你挺聰明的一個人,可我怎麽也沒有想到,你竟然是一個大傻逼。”

  “我的話你難道還沒聽明白嗎?”

  許飛說著,冷笑一聲,繼續道:“既然你聽不懂的話,那我就給你說直白些。”

  “我剛才隻不過是逗你玩兒而已,難不成你還真以為我會把這五萬塊給你?哈哈,這五萬我拿去幹什麽不好?給你這個現在連乞丐都不如的廢物東西?”

  “你混蛋!”

  秦昊這一刻,徹底的怒了,他站起身,瘋了一般朝許飛撲了過去。

  “給我打!”

  “別打死了就行!”

  許飛的話音一落,跟他一起來的一群人,立馬就撲了上去,甚至腦袋還被許飛在旁邊隨便撿了塊石頭給砸破,暈了過去。

  滾燙的鮮血,順著臉頰流淌在地上,沁入土壤之中。

  隻是,誰都沒有注意到,在土壤之下,被埋有一塊玉石,正在近乎貪婪的吸收那沁入土壤之下的鮮血,散發著詭異的紅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