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2章 陰陽寶術
  “這是哪裏?我……”

  “難道死了嗎?”

  秦昊此刻站在一個黑暗的空間,目所能及之處,隻有無邊的黑暗,這讓他心中滿是苦澀,更是充滿了不甘!

  “吾乃陰陽寶聖,既爾與本聖有緣,便收爾做本聖隔代關門弟子,傳爾陰陽寶術,上可洞徹陰陽,下可鑒世間奇珍異寶。”

  “後輩獲本聖傳承,需替本聖清理敗本門敗類,佩戴血玉,若遇本聖另外兩名敗類,自有感應。”

  黑暗的空間中,傳來一道充滿威嚴的蒼老聲音。

  秦昊的心中震撼,緊接著,黑暗的空間中,出現無數的光點,一股腦全往他腦袋裏麵鑽。

  各種奇珍異聞,雜史資料,陰陽異數,陣法修真,就跟不要錢似的,以最快的速烙印在他腦中,仿佛天生就會一般。

  但數量太過恐怖,秦昊頭疼欲裂,口中發出一聲慘叫,暈了過去。

  等他再次醒來,已經是第二天清晨。

  他搖晃著腦袋,眼神中閃過一絲迷茫。

  緊接著,他回想起之前那個好似夢,卻又不是的境遇,他下意識的摸了摸昨天被砸的地方,結果驚愕的發現,自己的傷竟然痊愈了?

  忽然他心中一動,竟用徒手在地上挖了起來。

  果然,在他挖下去大約三十厘米的地方,一塊猩紅的血玉正躺在土壤之中。

  他快速將之取出,在衣服上擦拭幹淨,心中卻是充滿了震驚。

  難道,那一切都是真的?

  這讓他心中狂喜。

  如果這一切不是做夢,那父親的醫藥費,就不用愁了。

  想到此,他將血玉擺好,從兜裏掏出香煙點燃三支,跪在血玉麵前尊敬的叩拜,喃喃道:“師傅,您請放心,若有機會,我一定替師傅清理門戶!”

  做完這些,他將血玉珍而重之的揣進兜裏,轉身離開古宅。

  他身上還揣著昨天賣掉家裏最後一點東西的幾百塊錢左右。

  此刻,他毫不猶豫的打車前往炎市的老街。

  炎市的老街,是出了名的古玩市場,更是炎市最具盛名的千年古街,每天旅遊的人可不少,隻是外來人並不知道,他們逛的,隻是後麵修建的。

  整條街都是大大小小的商鋪,販賣著各種老物件古玩珍品。

  這裏,又被當地人稱之為新街,而真正的老街,實則是在這條街的後麵,隻是老街全都是擺地攤的,根本就沒有真正販賣古玩的店鋪,但舊貨卻是不少。

  不過,想到老街,就必須從新街過去。

  秦昊打車來到這裏,看到這熟悉的一切,心中微苦,目光下意識的看向原本是屬於他們秦家的聚寶齋,不住捏緊拳頭。

  心中暗暗發誓,自己家的店鋪,遲早是要拿回來!

  就在他想要離開之際,突然看見許飛的父親許楊誌竟然推著一個人出來,表情很不耐煩,似乎是想讓這人滾蛋。

  見到這一幕,秦昊立馬走了過去。

  無論如何,這都是自己家的店,雖然暫時在別人手中,但他依舊不允許任何人敗壞聚寶齋的名聲!

  “去去去,趕緊滾蛋,拿一個假東西也敢開價五萬,就你這樣的,五萬一個,你要多少,我能給你找來多少。”

  許楊誌不耐煩一隻手推著農名工打扮的中年人往外走,一隻手不斷的擺動,那動作,簡直跟趕蒼蠅似的。

  農名工當時也急了:“老板,我真的不騙你,這真是我家裏祖傳下來的,如果不是因為工地還沒有發工資,加上我媳婦兒在醫院等著用錢,我才不拿出來賣。”

  “老板,您看這樣成不?我也不要五萬了,就一千成不?”

  “趕緊滾,別他媽的妨礙老子做生意!”

  許楊誌沒好氣的嗬斥:“不說我說你,你就算是要做假,那也麻煩你做得稍微像一點,別說一千,就算是一百,我也不要!”

  “滾滾滾,媽的,真是晦氣,大清早還沒開張,就碰到贗品。”

  “你……”

  “大哥,怎麽了?是有東西要出嗎?”

  “呦嗬,世侄你怎麽來了?怎麽樣,是過來看看店嗎?放心,有你許叔我來經營,肯定會比你老爸管的時候更好。”

  許楊誌的語調聽上去陰陽怪氣的,讓人很不舒服。

  秦昊並未搭理他,而是看著農名工。

  農名工見秦昊問自己,心中再次燃起了一抹希望:“小兄弟,你要買嗎?”

  “大哥,什麽東西,先拿出來我看看吧。”

  “給你。”

  說著,農名工便將一枚銅幣遞給了秦昊:“小兄弟,我這個真是家裏傳下來的,就這麽一枚,我媳婦兒現在正在醫院正等著用錢,如果不是工地還沒拿到錢,我再怎麽說也不拿出來賣的。”

  當秦昊看到這枚銅錢的時候,心中便微微一動,有了猜想,當拿到手中的時候,心裏這才敢肯定下來,心中不由得狂喜。

  不過表麵卻未做任何表露。

  這幾天的經曆,已經讓秦昊快速的成熟,特別是對自己情緒的把控。

  “大哥,這個你打算多少出?”

  “一千成不?”

  農名工有些緊張的看著秦昊,生怕他不答應似的,又補了一句:“小兄弟,我媳婦兒在醫院,就差一千塊。”

  “好,一千塊我要了。”

  說著,秦昊便從兜裏掏出唯一的一千塊遞給了農名工,農名工心中大喜,迫不及待的接過錢,便要走。

  但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,回頭看了許楊誌一眼,沒好氣的嗬斥:“呸,狗眼看人低的東西,你的店,遲早要黃!”

  說完,快步離開。

  許楊誌的臉色難看,但好在還有個出氣筒在這裏。

  他看著秦昊,不由得嗤笑:“嗬嗬,世侄啊,看來你這眼光有待提高啊,古玩這一行玩兒可就是一個眼力,可別打了眼,落得跟你爸一個下場。”

  “就這東西,你應該知道價格,頂天二十塊,你倒好,直接拿一千買,看來這個店我盤虧了啊,還給你二十萬。”

  “嗬嗬,據我所知,你爸做手術,應該還差五萬吧?”

  “看來,你根本就不在乎你爸的死活嘛。”

  “無知。”

  秦昊淡淡瞥了他一眼,揚了揚手中的銅錢,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意:“給你個機會,五萬塊,賣給你,機會隻有這一次,錯過了可就沒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