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3章 雕母大錢
  “哈哈,秦昊,看來你跟你那個白癡老爸一樣啊,打眼了也就算了,還非要說值錢?要是我拿五萬買下來,那我就真的成傻子了!”

  秦昊也不在意,待會兒就知道,到底誰是傻子了。

  況且,就算許楊誌真拿出五萬來買的話,自己也絕對不會賣給他的。

  之所以這麽說,就是想故意刺激他一下罷了。

  這其中的價值,可不是五萬塊就能草草了事的。

  秦昊嘲弄的看了他一眼,本來都準備要走了,但許楊誌的話再次傳來:“今天我倒是想要看看,有哪個傻逼會花五萬來買你這個贗品!”

  “如果超過五萬,也有人買呢?”

  “哈哈哈,你是要笑死我嗎?”

  許楊誌當即就笑了,隻不過他的笑容裏,布滿了嘲弄:“別說超過五萬,就你這東西,要是有人超過五百來買,我立馬給你道歉!”

  “你本來就欠我的,以為輸了一句道歉就完了嗎?”

  秦昊冷笑:“好好的經營我秦家的店,我遲早是會收回來的。”

  “嗬嗬,請你搞清楚,聚寶齋現在可不姓秦,而是姓許!”

  “就按照你說的,我也不說超過五百,免得到時候你說我看不起你的話,那就顯得我以大欺小了。”

  “隻要有人超過五萬來購買,就去給你爸跪下磕頭!”

  許楊誌的話,讓秦昊眼中的嘲弄之意更濃了:“好哇,記住你自己說的話,待會兒如果要是輸了,可千萬別不認。”

  “跟我來吧。”

  說完,他直接轉身便往旁邊一家店走了過去。

  作為鄰居,這裏的人他當然認識。

  旁邊店的老板姓徐,叫徐國川,為人很不錯,但唯一的缺點,亦或者是優點的缺點就是太怕他老婆了。

  倆家的關係一直都還不錯,而且這一次父親出事兒的時候,他甚至還悄悄的拿了五萬給秦昊,讓他先應應急。

  當然了,這筆錢,是他老婆不知道的。

  徐國川幾乎一年四季都守在店裏,所以這個點,他自然是在的。

  果然,當秦昊進屋的時候,徐國川就看到了他,當即便從櫃台中走了出來:“小昊,你怎麽過來了?是你爸還缺錢嗎?”

  “你等等,我這裏就還有一萬的私房錢了,你要的話我先拿給你應應急吧,不過還是老規矩,這件事兒可不能讓你嬸嬸知道,不然你徐叔我就要在店裏過夜了。”

  說著,徐國川就要去拿錢,卻被秦昊給叫住。

  不得不說,秦昊心裏還是挺感動的。

  畢竟家裏的親戚都做不到他這一點,果然有句話說得好,叫遠親不如近鄰。

  而且,這個世界上也並不全是許楊誌這樣的卑鄙小人,要相信,這個世界上好人還是比較多的。

  “不用徐叔,我就是收了個小東西,我想徐叔你可能喜歡,所以就打算拿給你看看,問問你要不要。”

  “哦?”

  徐國川聞言,臉上當即就露出了笑意:“小昊,趕緊把你收的東西給你徐叔我瞜一眼瞅瞅。”

  說著,秦昊便已經把剛才花一千塊錢收來的銅幣遞了過去。

  隻是這上麵的鏽比較多,不過總體來說,還是能夠看清楚乾隆通寶四個字。

  一看到這枚銅錢,徐國川的眼神中有些複雜,他並沒有著急去看這東西,而是問秦昊:“小昊,你跟叔說,這小錢你是花多少錢收的?”

  “嗬嗬,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,這傻子可是花了一千塊收的,當時我就在場,還跟他說了,可他偏偏就是不信。”

  許楊誌這個時候也走了出來,眼中滿是嘲弄與譏諷的笑意:“而且他還獅子大開口,要我五萬塊來收他這個破爛。”

  “嗬嗬,別說五萬了,就算是五塊我都嫌多。”

  徐國川聽到這話,不由得看向秦昊,疑惑的問:“小昊,他說的都是真的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哎,你這孩子……”

  徐國誌不由得歎了口氣:“哎,這東西的市場價你應該知道才是,這完全就是不超過二十塊錢的東西啊,更何況上麵這麽多鏽……”

  “算了,就當交學費了吧,這東西你要出手的話,我就拿兩百給你收了吧,要是多了,這事兒被你嬸嬸知道了,我不好交代。”

  秦昊不由得苦笑:“徐叔,這可不是大路貨,而是一枚雕母。”

  “什麽?”

  徐國川跟許楊誌聞言,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,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秦昊。

  雕母大錢?

  這……

  這怎麽可能?

  要知道市場流通的小錢,能夠遇到一塊母錢,就已經是價值連城了,更何況還是乾隆通寶被龍鳳的雕母大錢了。

  許楊誌回過神,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,隻不過臉上滿是譏諷與嘲弄:“哈哈哈……秦昊啊秦昊,你可真會胡說八道啊,如果這要是雕母大錢的話,我跪下來給你叫爺爺都行!”

  “老狗,先別急,我會讓你叫爺爺的。”

  言必,他轉頭看向徐國川:“徐叔,你這裏有黏土吧?還得麻煩你去取點過來,把雕母按上去。”

  “雕母,又叫祖錢,雕母的要求極為嚴苛,你們注意看乾隆通寶這四個字,字口深峻,行筆剛勁有力,而且仔細看的話,你們會發現,其上根本就沒有任何鑄造的痕跡。”

  “不僅如此,雕母的顏色是金黃色的,而且它本來就是祖錢,所以它按在黏土之上再拿起來,其上也根本不會有任何粘連模糊的情況。”

  徐國川聽到秦昊的話之後,就迫不及待的進去找了一塊黏土出來。

  黏土,是製作陶瓷的原材料,一般他們這種做古玩的店裏都有,畢竟有時候需要縫縫補補殘缺的陶瓷器等等。

  很快,再次驗證了秦昊的話。

  也就在這個時候,兩個大老爺們全都是目瞪狗呆的看著秦昊。

  徐國川有些喃喃,心中震驚:“這……這竟然真的是雕母?”

  雕母的價值,哪怕隻是普通的,都要價值上萬,甚至是十萬,更別說這還是背龍鳳紋的雕母,其價值如果操作得當,百萬都不成問題。

  特別是許楊誌,整個人徹底呆住了,心中充滿了懊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