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4章 你說是什麽?
  這可是雕母大錢啊,那可是價值上百萬的好東西啊,結果竟然從自己的手中溜走,這本來是自己的啊!

  這一刻,許楊誌心痛得快要休克。

  如果剛才自己買下來的話,有他什麽事兒?

  當然,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如果的話,那豈不是人人都沒遺憾了?

  “老狗,服嗎?”

  “你……”

  “你不過就是走了狗屎運而已,有……有什麽好嘚瑟的,倘若你要能把我這東西估出其價值,你讓我幹什麽都行!”

  說著,許楊誌從懷裏掏出一枚樣式古樸的玉佩。

  玉很大,足有巴掌大小,玉石軟玉中的極品羊脂玉,其上刻有一頭下山猛虎,青麵獠牙,無不猙獰。

  當秦昊見到這塊玉佩的刹那,眼中閃過一抹驚愕之色,心頭更是微微一驚,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許楊誌手中拿出的玉佩。

  他怎麽也沒有想到,他竟然真的見到了《陰陽寶術》中所記載的凶物?

  “怎麽?”

  “看不出來了?”

  許楊誌嗤笑的看著秦昊:“別以為走了一次狗屎運,就可以目中無人,就憑你還想跟我鬥?”

  “簡直就是瞎了你的狗眼!”

  “誰說我看不出來?”

  “玉是塊好玉,隻可惜,在我這裏,我頂多能給你三百塊,不過也夠你吃頓飯了。”

  “什麽?”

  “三百?”

  許楊誌聞言,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,臉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惱怒之色:“如果你要是不懂,就別胡說八道!”

  許楊誌簡直都快瘋了!

  這小子還真能胡說八道,要知道這塊玉,他當初可是花近兩百萬才買來的,結果到他的嘴裏,就變成了三百塊?

  這不是胡說八道是什麽?

  哪怕是徐國川聽到秦昊的話,也覺得他說得有些過了。

  這塊玉佩無論是成色,還是其上雕刻的浮雕,怎麽看都是價值連城,就算再不濟,也不止三百塊吧?

  “你別急啊,我這麽說,那自然是有我的道理。”

  “當然,玉是好玉,更是軟玉中的極品,且有白虎雕麵,寓意辟邪、發財致富,喜結良緣等,更是權貴的象征。”

  “但玉體有一小塊泛青,影響了其價值,但在外麵,還是值兩百萬左右的,不過在我這裏,它就值一頓飯錢。”

  秦昊的話,讓他們倆都愣住了。

  而不知不覺,外麵也有三三兩兩的人駐足觀摩,想要看看秦昊是怎麽說這塊極品好玉,怎麽值三百的。

  秦昊看著許楊誌輕笑:“你別著急,我知道你不信,我可以告訴你,但這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。”

  “不過我得提醒你,這玩意兒可是大凶之物啊,想來你得到這東西的時日不長,頂多也就半年左右,且絕對沒有超過半年!”

  “不然,你現在哪還有氣站在這裏跟我說話?”

  許楊誌聽到秦昊的話,心中微微一顫,忍不住麵露驚恐之色。

  因為秦昊說得沒錯,他得到這塊玉算上今日,也才剛好五個月,並沒有超過半年,這要是他心肝狂顫的原因。

  他本不想向秦昊低頭,但秦昊說得煞有其事,他心中又有些不放心,最終一咬牙,看著秦昊:“成,隻要你能說出個所以然,你要多少錢,我都給你!”

  “沒有那規矩,虧你還是做古玩生意的,難道不知道找人鑒定,是得先給鑒定費的嗎?”

  “看在我們是老熟人的份上,今天給你打個一折,就收你五萬。”

  “五萬?”

  “你怎麽不去搶啊?你以為你自己是二級鑒寶師嗎?”

  許楊誌聽到這話價格,氣不打一處來,在他眼中看來,秦昊簡直太抬舉自己了,就算是頂尖二級鑒寶師,才可能這個價。

  他憑什麽?

  但秦昊連反駁都懶得說,抬腿便要走,許楊誌立馬就急了,猛的一咬牙:“好,五萬就五萬!”

  秦昊嗤笑的看著這老家夥,直接拿出手機,把收款碼遞到他麵前。

  許楊誌雖然心中不爽,但還是捏著鼻子掃了五萬過去。

  收錢的秦昊,看到到賬信息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這老狗也有今天!

  不過,這隻是一點利息。

  “現在可以說了吧?”

  “可以。”

  秦昊點頭,隨即似笑非笑的看著他: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你這玩意兒,是一件土貨,而且能出這東西,向來規模不小。”

  “這不可能!”

  土貨與地場,是盜墓賊的一句黑話,前者指的是從墓穴中的東西,而地場則是指墓穴。

  顯然,許楊誌是做古玩生意的,對這兩個詞也不陌生,所以他當即反駁。

  “你還別不信,既然我這麽說,那就能證明,你拿出你的玉佩仔細看看,玉中帶青,是不是正是白虎的麵部?”

  “而且你當初收這塊玉的時候,是不是玉佩的正麵顏色偏黃,而背麵卻是潔白無瑕?”

  “你怎麽知道?”

  許楊誌再次被秦夜的話給驚住了。

  可這還沒完,秦夜接下來的一句話,讓他心頭微震:“你確定看清楚了?真的是潔白無瑕嗎?”

  “而不是其中布滿了血色絲線,就好像這頭猛虎的血管?”

  “這……”

  “這絕對不可能!”

  秦昊幸災樂禍的看著他:“你當初買的時候,隻是因為它長期沒有吸取道精血,比較淡而已,所以你根本就看不出來。”

  “不過現在嘛,我估計應該很明顯了,不信的話你自己去對著陽光用放大鏡看看,我說得對不對。”

  許楊誌聞言,趕緊掏出隨身攜帶的放大鏡,來到門前對著陽光看了起來。

  不看不要緊,這一看,渾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。

  因為正如秦昊所言,從玉佩的背麵對著陽光看,真的能夠看到一些糾纏錯落的血色絲線,從這輪廓上來看,還真就是前麵雕刻的那頭白虎!

  這一下,他整個人都被嚇得跌坐在地,麵色慘白如紙,冷汗更是嘩嘩的流。

  圍觀的人看他這副樣子,就知道秦昊說對了,一時間所有人看向秦昊的目光都變了。

  良久,許楊誌才回過神來,拿著玉佩的手,都在忍不住顫抖,臉色也是慘白慘白的:“這……這到底是什麽?”

  “正麵泛黃,顯然是長期壓在屍體之上,吸收屍油所致,且麵青,內有血線,你說是什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