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5章 世態炎涼
  “當然是一塊鎮屍血虎玉了,不過你的運氣不錯,遇到的不是鎮屍黑虎玉,那玩意兒才夠邪性。”

  “如果你遇到的是那玩意兒,恐怕現在你早就不在這站著了。”

  許楊誌的臉色煞白煞白的,坐在地上,行若癡呆,顯然是被嚇得不輕。

  怪不得他自從得到這塊玉之後,就經常做惡魔,夢中一頭青麵白虎追咬自己,自己被咬傷後,它就瘋狂的舔食自己流淌而出的鮮血。

  原來全都是被這塊玉所害!

  “小友,不知可否交個朋友?”

  “莫大師?”

  就在此時,從門外走進來一名老者,當所有人看到這名老者之時,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  要知道他可是炎市鼎鼎有名的二級鑒寶師莫有康莫大師!

  在炎市,縱然是不玩兒古玩的人,也聽說過他的名諱,隻是誰都沒有想到,莫大師竟然親自開口要跟秦昊交朋友?

  別說圍觀的人震驚了,哪怕是徐國川也是心頭狂震。

  就算是他,都沒有資格做莫老的朋友。

  “莫大師抬舉,小子剛才不知莫大師在場,獻醜了。”秦昊也沒有想到,莫有康竟然也在場,甚至要跟自己交朋友。

  莫有康見秦昊持才不傲,進退有度,對他的好感也是倍增,忍不住輕笑道:“小友說笑了,不得不說剛才小友鑒這塊血玉,當真是讓老朽大開眼界。”

  “待會兒有幾個朋友送一件東西過來,不知小友是否有興趣,跟我一起去看看?”

  “既如此,那小子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,隻是我現在有事兒,待會兒一定來開明堂叨擾您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,好好好,你小子待會兒可千萬別忘了。”

  說著,莫大師把自己的名片遞給秦昊:“這是我的電話,待會兒來了給老頭子我打電話即可。”

  “多謝。”

  秦昊接過名片,跟他客套了一句,然後跟徐國川打了一個招呼便要走,但許楊誌突然驚慌的叫住他。

  “大……大侄子,以前都是我不好,我做得不對,還求你告訴叔,這塊玉我怎麽處理啊?”

  秦昊頭也不回的嗤笑:“因果已成,拿回去供著吧。”

  秦昊剛到病房,就聽見裏麵傳來了爭吵聲。

  病房中,秦昊家所有的親戚都到了,而且就圍在秦父的病床前,讓秦父一個病重等著做手術的人,滿臉歉意的給他們道歉。

  “大姐,小妹,三弟,你們放心,我欠你們的錢,是肯定會一分不少還給你們的,到時候我一定會連本帶利還給你們的。”

  “嗬嗬,還?”

  秦昊大姑聽到這話,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,臉上滿是嘲諷與鄙夷。

  “秦誌遠,你以為你還是大老板嗎?你現在拿什麽還?”

  “我聽說你做手術的錢都需要五十萬吧?那剛好,我們借給你的錢,加起來也將近五十萬,你手術就別做了,把錢還給我們!”

  “對,大姐說得沒錯,你說你死了也就死了唄,但你總要把我們的血汗錢還給我們吧?”

  “再說了,你說你這是何必呢?如果治不好死了,不是拖累了嫂子跟小昊嗎?如果我要是你的話,我早就自殺了!”

  “是啊二哥,三姐說得沒錯,如果我要是你的話,我早就自己一頭撞死了,況且家都被你敗光了,你哪兒還有臉活著啊?”

  “你……你們……”

  秦誌遠看著自己至親的兄弟姐妹,竟然說出這麽喪盡天良的話,當場就被氣暈了過去。

  世態炎涼,不外如是!

  在你輝煌之時,所有人都來巴結你,討好你,可一旦你跌入低穀,哪怕是你的至親,都要上來踩上兩腳!

  “老秦,老秦你怎麽了?你可不要嚇我啊……”

  秦昊的母親李桂琴見秦誌遠被氣暈過去,立馬就慌了,眼眶微紅。

  “嗬嗬,秦誌遠,你有意思嗎?”

  秦昊的大姑見到這一幕,眼神中非但沒有任何的關心,反倒是嗤笑出聲:“不讓你還錢的時候,你比誰都清醒,一說到還錢,就裝死。”

  “不要以為裝死這件事兒就這麽過了,我告訴你們,今天你們一家子要是不把錢還給我們的話,我就賴在這裏不走了。”

  “還想做手術?嗬嗬,真是好笑,有本事就先把錢還了在做!”

  “沒還錢之前,我看哪個醫生敢給你做?”

  “砰!”

  就在這個時候,剛回來的秦昊,把裏麵的話聽得一清二楚。

  他終於忍不住,一腳重重的踹開了病房的門,麵色陰沉的走了進去,雙目充滿了怒意與無盡的惡心!

  攤上這樣的親戚,這何嚐不是一種悲哀?

  然而,這幫親戚,看到秦昊的時候,嘴角也是掛著嘲弄的冷意:“嗬嗬,秦昊,你回來得正好,趕緊把錢都還給我們!”

  “大姑,當年你家兒子結婚,差幾萬塊錢,是我爸給你墊上的吧?”

  說著,他的目光看向三姑:“還有你,當初你家男人出了事兒,是我爸找關係幫你們擺平的吧?當時花了應該得有十萬吧?”

  “四伯,你當時腿摔斷了,醫藥費,手術費,住院費所有費用都是我爸幫你交的吧?”

  “還有其它的我也就不說了,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你們加起來欠我們的錢,也有五十萬了吧?”

  “這筆錢,你們打算什麽時候還?”

  這話一出,他三姑跟四伯的臉色微微難看了些許,倒是他大姑,卻是冷笑,非常不要臉的道:“嗬嗬,我今天算是徹底看清楚你們秦誌遠一家,到底都是些什麽貨色了!”

  “當初我們找你們借的嗎?不是吧?這可都是秦誌遠自己願意給我們的,我們求他了嗎?你憑什麽找我們要?手裏有借條嗎?”

  “沒錯,你憑什麽說我欠你們錢?有本事就把欠條拿出來啊!”

  “四弟說得對,你要是能拿出來欠條,我們立馬還錢!”

  “嗬嗬……嗬嗬嗬……”

  秦昊看著他們的嘴臉,忍不住笑了。

  沒錯,就是笑了!

  隻不過,他這是怒極反笑!

  他怎麽也沒有想到,這世界上,竟然還有這麽不要臉的人。

  這是人說出來的話嗎?

  簡直就是禽獸不如!

  秦昊冷冷的看著他們,目光冰冷,宛若寒霜。

  他從懷裏掏出一張卡,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冷冷的看著自己家的這些親戚,冰冷的道:“你們不就是要錢嗎?”

  “好,那我現在就連本帶利的還給你們!”

  “哈哈,真是好笑,就你?”

  “有錢還嗎?”

  秦昊她大姑根本就不相信秦昊現在能還錢,他們的錢早就已經交給醫院了,除非他們現在不做手術,放棄治療,把錢都退回來。

  “沒錢還裝什麽裝?你要是這裏麵真有錢還的話,我抽自己一耳光,給你爸媽道歉!”

  “好哇,記住你自己說的話,別後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