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2210章 你別不識好歹
  好嘛。

  聽到這話的瞬間,馬馨感覺自己都快被氣炸了,關鍵是梁江的這番做派,卻是引起周圍食客們的一致叫好,甚至還有不少支持他的。

  在他們眼中看來,梁江此舉那簡直就是有擔當,有責任的表現啊。

  說到底。

  他們什麽都不知道,隻是跟著瞎起哄罷了。

  “我說小妹妹,這個小夥子是真的很不錯,我們都能看出來,他還是很有責任心的,而且他是真的很喜歡你,你們現在的小孩子啊,做事兒總是喜歡衝動。”

  “聽大娘的一句勸,你就聽這小夥子的話,不要再跟你身邊的人繼續來往了。”

  “大娘啊,我可是過來人。”

  “你們經曆的這些事情,大娘年輕的時候也都經曆過,畢竟大娘我年輕的時候,那也是北三環的一枝花,誰不知道啊。”

  好吧。

  後麵的話,純屬是她自吹了。

  也沒有人在意,不過她前麵說的話,還是有幾分道理的,旁邊的人也都紛紛點頭,還都勸說馬馨,讓她離秦昊遠一點。

  這讓馬馨都崩潰了。

  她本來還想解釋的。

  但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,她就隻有一張嘴,哪兒是這麽多張嘴的對手啊,根本就解釋不過來的那種,氣得她俏臉通紅。

  梁江此時心裏說不出來的舒坦。

  他得意的看了秦昊一眼,那樣子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勝利似的。

  不過。

  從始至終,秦昊都沒把他放在眼裏。

  就說秦昊現在的心境,早就不是當初那個懵懂的小屁孩兒了,盡管他的年歲看上去也不是很大,但他的心境,就算是一些七老八十的人也比不了。

  在秦昊的眼中。

  他就是一個小醜。

  看小醜表演,有什麽好生氣的呢?

  梁江此時轉頭,對這些幫他說話的人鞠躬道謝,那場麵功夫絕對是做足了,人設算是讓他給立住了:“謝謝,謝謝你們。”

  “謝謝你們幫我說話。”

  “你們放心吧,我是絕對不會看著馨馨被這種來曆不明的人給欺騙的,說什麽都不會的。”

  “好啊。”

  “小夥子就是不錯,長得帥也就算了,還這麽懂禮貌。”

  “小姑娘,聽大娘的話,你就聽這小夥子的話吧,畢竟現在你們這個年紀,像他這樣的小夥子已經不多見了,得好好的珍惜啊。”

  “畢竟有時候錯過了,可就真的錯過了。”

  “能遇到這麽好的一個人,真的很不容易的,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來,畢竟這個世界上,有錢都買不到後悔的。”

  “是啊。”

  “小姑娘,你就聽他的吧。”

  “我……我憑什麽要聽他的啊?”

  “你們了解他嗎?”

  “你們什麽都不知道,就在這裏胡說八道!”

  “馨馨。”

  “不要再鬧了。”

  梁江故作深情的看著馬馨道:“跟我走吧,跟這個來路不明的人斷絕一切關係,不要再有任何的往來了,他這樣的人不配。”

  “聽話好嗎?”

  “我們不要鬧了。”

  “滾!”

  馬馨沒好氣的喝道:“我已經跟你說得非常清楚了,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,這件事兒我要是告訴我爺爺的話,你就完了!”

  完了?

  切。

  梁江根本就沒把馬馨的話當回事兒啊,他隻是繼續表演:“馨馨,要不你現在就給你爺爺打電話吧,我相信老爺子知道了,也不會怪我的。”

  “是嗎?”

  “當然了,畢竟我現在做的事兒,是不讓你繼續受委屈,更是為了防止你上當受騙。”

  說完。

  他的目光落在了秦昊的身上,淡淡的道:“兄弟,我還是語重心長的再跟你說一遍,馨馨不是你能配得上的,所以我希望你收起你的那些歪心思。”

  “不要再打馨馨的主意。”

  “你或許還不知道馨馨的爺爺是誰吧,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那樣的大人物,如果讓他知道了這件事兒,你是吃不了兜著走的。”

  “我希望你好自為之!”

  “如果你現在走的話,我可以當做什麽事情都沒發生過,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有些話沒有必要說得太明白了。”

  “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?”

  秦昊淡漠的看著他道:“我若想走,沒有人可以攔住我,就如我想留下來的時候,沒有人可以趕我出去,你明白嗎?”

  “嗬嗬。”

  梁江譏諷的看著秦昊道:“兄弟,我明不明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看你現在的樣子,好像你是一點也不明白啊。”

  “算了。”

  “我已經懶得跟你廢話了。”

  “你這樣的人是聽不進去我說的話的。”

  說完。

  他看向經理道:“接下來就隻能麻煩你了。”

  “害。”

  “梁少,你可是我們這裏的貴客啊,這本來也是我們應該做的,哪兒有什麽麻煩不麻煩的啊,你就放心吧,這事兒交給我了。”

  “我保證讓他滾蛋!”

  經理做出保證之後,目光就落在了秦昊的身上,隻是他的眼神現在看上去已經充滿了不善:“小子,我警告你,你最好不要惹事兒。”

  “這已經是給你留情麵了。”

  “而且我們這樣的店鋪要是對你動手的話,對我們的名聲也不好,所以我希望你好自為之,不要讓我叫保安來。”

  “況且,我們老板的背景,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,我已經仁至義盡了,希望你不要不識好歹。”

  “所以請吧!”

  就在這個時候。

  一道驚喜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。

  這不是雯誌又是誰呢?

  這個店就是他開的。

  算是一個副業。

  而且他開這個店的初衷,也是為了給女朋友的母親開的,那一手拿手的烤鴨,真的在那裏就要埋沒了,隻是他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去辦這件事兒罷了。

  正好。

  他今天沒事兒,就轉過來看看。

  結果剛來就看到店裏鬧哄哄的,很多人圍在一起,七嘴八舌的正在說著什麽,而且他還聽到店裏的經理在攆人,這讓他有些疑惑。

  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情?

  竟然還要把人給趕出去?

  難不成是有人來店裏鬧事兒不成?

  念此。

  他就憤怒的走了過來,結果到了近前才發現是秦昊,所以他錯愕的道:“秦少,你怎麽在這兒?”

  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