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鑒寶狂聖 無常 著
第2211章 拿什麽跟人比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雯誌的聲音傳來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,經理看到雯誌的瞬間,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驚喜之色,這是老板來了啊?

  一定得在老板的麵前好好的表現表現。

  等等。

  秦少是誰?

  就在他愣神之際,雯誌就已經急匆匆的跑到了秦昊的麵前,他激動的看著秦昊道:“秦少,你是什麽時候到京都來的?”

  “怎麽過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?”

  “我好去接你啊。”

  我擦?

  看到這一幕,經理整個人如遭雷擊,直接傻在了原地,心頭的震撼達到了極致,同時遍體生寒,心裏拔涼拔涼的。

  這不是完了嗎?

  要知道雯誌可是他們的老板啊,而他之所以敢這麽橫的原因也是因為雯誌,因為雯誌可是雯家的下一代繼承人啊。

  雯家是什麽存在?

  以前的雯家還比較低調,這也是因為雯老爺子的緣故,他限製了雯家的發展,因為他那些年一直都在尋找雯誌兄妹。

  根本就沒把精力放在家族的發展上。

  可饒是如此。

  雯家之前在京都,那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,而現在因為雯誌的緣故,他也算是有後了,不用擔心繼承人的問題。

  所以他一個勁的幫助雯誌。

  孜孜不倦的教雯誌。

  而雯誌也沒有讓他失望,特別是在商業上,雯誌更是展現出了他的天賦,隻是他以前窮得沒錢讓他自己創業罷了。

  不然他們也不至於過上那樣的生活。

  可以說。

  現在的雯家在雯誌的手裏,那絕對是發揚光大啊。

  現在的雯家,可沒有那麽默默無聞了,哪怕是整個京都商圈內,雯家都是數一數二的,雯誌的名字也是讓整個京都上流社會的人都耳熟能詳。

  更是沒有一個人因為雯誌看上去年輕就小瞧他的。

  因為小瞧過他的人,現在要麽破產,要麽逼得跳樓了。

  這麽多的前車之鑒。

  誰還敢小瞧他啊?

  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嘛?

  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這經理才有這麽大的底氣啊。

  結果現在好了。

  連他最大的依仗看到雯誌都要喊一聲秦少的時候,他全身都涼了,心裏慌得雅痞,甚至站在原地,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兒了那種。

  慌得不行。

  秦昊也沒想到,會在這裏看到雯誌,所以他也是微微一愣,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你怎麽在這裏?”

  “你也來這裏吃飯?”

  “哈哈。”

  “秦少,我可不是來吃飯的,這家店是我開的,我是打算開來送給喬阿姨的,隻是還沒有找到機會,你也知道喬阿姨的烤鴨很好吃。”

  “我覺得她能有更好的發展平台。”

  “而不是在那個地方,每年都要為了租金而發愁。”

  秦昊沒想到,這店竟然是雯誌開的,更沒有想到,他還有這樣的心思,不得不說他對秋羽還是很上心的,這一點秦昊也為他感到開心。

  “不錯。”

  “你現在跟秋羽怎麽樣了?”

  “嘿嘿。”

  “我們打算訂婚了。”

  雯誌說著,還有些不好意思:“秦少,秋羽說,等我們結婚的時候,想請你來當我們的證婚人,畢竟她也算是你的學生。”

  “隻是這件事兒我還沒有來得及跟你說。”

  “畢竟你現在每天都那麽忙,我聽靜靜跟我說了,你現在每天都在忙碌的奔波,連家都很少回去,我就不好意思來打擾你。”

  秦昊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這是好事兒啊。”

  “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就行。”

  “最好是提前給我發個消息,讓我知道這件事兒,到時候我會抽時間來的,畢竟這麽大的事情,我是肯定要在場的。”

  “行。”

  “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  “這樣,下次秋羽問起來的時候,我也知道該怎麽回了。”

  “對了。”

  “這是什麽情況?”

  雯誌看了眼經理,又看了看梁江,立馬就明白了很多事情,隻是他不太確定罷了,秦昊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,結果雯誌聽完,臉色頓時就變了。

  當即就看向店裏的經理,臉色十分的不善:“你竟然要趕他出去?”

  “雯……雯總,我……我之前不知道你們認識,所以……所以我也是按照您的規定做的,衣冠不整的人,不得不內。”

  “他穿的這一身,跟我們店的檔次不符。”

  “我符泥馬!”

  雯誌當即就是一個耳光抽了過去,沒好氣的喝道:“你是不是沒有文化啊,不知道衣冠不整是什麽意思是不是?”

  “狗眼看人低的東西!”

  “我當初是怎麽讓你來做這個經理的?”

  “我是瘋了啊?”

  “瞪大你的狗眼給我好好的看看,他衣冠不整嗎?”

  “你不就是看秦少穿的衣服沒有任何的標簽,就認為是地攤貨了是不是?”

  “你難道看不成麵料跟做工?”

  雯誌感覺自己都要被這蠢貨給氣瘋了,他咬牙切齒的喝道:“瞪大你的狗眼給我看清楚了,秦少穿的都是F國最頂尖的服裝設計師量身定做的。”

  “就這一身,夠在京都三環內買套三居室的了。”

  “你竟然說檔次不符?”

  我擦?

  這麽貴的嗎?

  經理聽到這話的瞬間,腿都被嚇軟了。

  這到底是什麽樣的衣服,能值京都這地界的一套房啊?

  而且還是三環內的三居室?

  少說也是幾千萬了。

  竟然穿了一套房在身上,這人到底得有多豪啊?

  這麽造?

  經理說到底,那也隻是個普通人罷了,而且還是從外地過來打工的,竟然敢得罪秦昊這樣的土豪,這簡直就是自己找死啊。

  如果他要跟自己計較的話,自己就算是幾條命,也不夠他玩兒的啊。

  至於梁江。

  現在的腳也在打顫了。

  原來秦昊剛才說的都是真的,沒有半點裝逼的成分,自己這一身,還真比不上他的一條褲子啊,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一些。

  就他這一身,加起來頂多也就幾百萬而已。

  這還是因為有一塊價值兩百多萬的勞力士的緣故。

  若非如此。

  他更是連三百多萬的價值都湊不出來。

  他拿什麽跟人比啊?

  這不是找虐嗎?

  (